肾裂

很懒,心血来潮地一写大部分都没有下文,
文笔一般且非常啰嗦。

如果这样的我还能得到您的关注,实在非常感谢m(_ _)m
モブ大法好。

スレ伊奈

;3 这篇只琢磨了两天就开始写了,所以还有很多不足,若有啰嗦和OOC的地方还劳烦大家指出。

不知喜闻乐见的监禁捏他合不合您的胃口呢w 极力地揣摩了两人的想法,但是失败了orz 下面算是由伊奈帆和斯雷因两人的视角分述的引子吧 图片版的那个只有斯雷因视角 这个文字版的才是双人视角!!

感谢您的喜欢与推荐m(_ _)m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特洛亚特卿。“来人从后面叫住了斯雷因, 多半是早已看准时机前来搭话的。


“有什么事吗,泽布林卿。”斯雷因停下脚步转过身来,露出了公事性的笑容。


“听说您最近饲养了一只地球上的珍奇异兽……”


“您已经知道了吗?这些微不足道的消息传得还真是快啊。”

 

 话里分明带有几分嘲讽的意味,然而却不知对方是没有察觉还是刻意无视,反而进一步将谄媚奉承之意图表现的一览无余:“以特洛亚特卿如今的势头,有关您的一切事宜——哪怕只是风吹草动,也必定会有如圣旨般迅速传遍各家骑士之耳乃至整个薇瑟帝国。”


斯雷因并不十分反感他人的阿谀逢迎,只是那些歌剧化的说话方式与陈词滥调让他觉得迂腐不堪。

他没有将这份不快表现在脸上,现在的他有足够的自信能够完美地掩盖自己的表情与情绪。


“您说的太夸张了,泽布林卿,我等轨道骑士更应当以艾瑟伊拉姆公主的旨意为上,以薇瑟的利益为大。”

听得多了他自然也学会了那种夸张的演说腔调和那些毫无意义的虚华辞藻。


“此言极是,谨遵钧命。” 


眼看着斯雷因已经对这样一来一去的回合制文字游戏感到不耐烦,站在旁边沉默已久的哈克莱特急忙插入两人之间的对话:“您原本是想问斯雷因大人什么事吗?之前才说到了‘地球上的珍奇异兽’。”


看来泽布林终于意识到马屁拍的有些跑题,便尴尬地清了清嗓:“敢问特洛亚特卿所养的珍奇异兽叫什么名字呢?”


“哈哈,不是什么珍奇异兽,只是地球上一种叫做‘猫’的普通家养宠物罢了,而且也不是什么名贵的品种。名字嘛,目前还没有想好,暂时就叫他‘橙色’吧。”


“真是个奇妙的名字啊——不知我泽布林有否殊荣能与您共赏您的爱宠呢?”


“真不巧那只猫还没有完全被我驯服,仍然有些认生,恐怕他暂时还不能与您见面。”


“那真是太遗憾了。”


“等到那只猫完全臣服于我时,必定邀您来共同见证。那么,告辞。”


向对方微微低头后斯雷因便转身离开,哈克莱特则站在原地向面带不爽离去的泽布林的背影深鞠一躬。


泛着陌生金属光泽的多孔结构天花板以及同样材质的格状墙壁。

异于平常的景象映入眼帘,伊奈帆在这个不曾见过的房间中醒来。


只记得起初自己为了保护雪姐只身冲向那架由光学迷彩伪装成透明外貌的机甲,却遭遇了火星骑士集中火力的联合攻击。通讯器里传来的大家断断续续的嘶喊、持续的耳闷和巨大的轰鸣构成了他仅有“声音”概念的最后几分钟记忆。


他很快明白自己已成俘虏的处境。


夹着钢板的右臂上仍有浓重的治疗药物气味,显然刚接受过复位手术还没多久。

左眼义眼可能有一定的损坏,无论怎么操作都无法显示出基础参数,只有作为普通眼球的视觉功能还在正常运作着。

从丝毫没有感受到左眼处机械的不适与右臂的疼痛来看,他应该被注射了神经性药物或者其他麻醉剂。

也许是考虑到伊奈帆的骨折,连手铐脚镣都没有戴上,除了身上原本穿着的作战服和背带包换成了浅绿色的病号服,在这个不足十叠大的空间里他有着相当的自由。


虽说是俘虏,但也只是被禁足在这里而已。


制动良好的换气系统和温控设施使这间房间里的空气很是舒适,异常的安静也暗示着这里远离地球的战场。

这里的房间样式与曾经攻进过的扎兹巴鲁姆的扬陆城类似,他几乎可以肯定自己在一艘仍在轨道运行的扬陆城上。

然而他不知道是否所有扬陆城的内部结构均相同,也不能准确无误的确定自己所在的位置,因此一切贸然的行动都是愚蠢的。


伊奈帆不太灵活地走下床,药物的作用让他觉得脚步有些轻飘飘的。

负伤的少年慢慢移动到门边,随手敲了敲上面布满了不规则几何状芯片的大门,随之传来的是沉闷的低响。

现在强行突破这扇厚重的电子门根本不可能,他便在这个全新的环境中探索起来。


房间的陈设极其简陋,仅有一张铺着纯白床单的铁架床和便携式药箱,里侧的角落还放着一个水碗似的东西。

打开药箱清点了里面药品的使用情况,伊奈帆再次确认自己的身体损伤只有右臂骨折和脑震荡。

走到水碗前的时候他蹲下身拿起这个与房间格格不入的器皿细细端详了一番:水里没有什么异味,火星人也不会在救治自己情况下再来用这种拙劣的方式下毒;不锈钢制的碗身上用英文写着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单词。


伊奈帆用有些沙哑的嗓音念了出来:“oran…ge。”








评论(4)

热度(34)